六月码农就业记

2013-05-03写于csdn,2016农历年底整理于此

Posted by 六月 on January 1, 2017

开篇。

我在干什么,我在敲代码 废话!我当然在敲代码 因为就是一名代码工 我的工作就是敲代码 敲代码就是我的生活

但一般在敲代码的同时,我却在yy着其他的一些东西 比如:某一天我会遇到一个逞心如意的姑娘、 比如:某一天我突然有了五百万,我如何是使用它 比如:我和一群兄弟创业,成立了一家小小的公司;白天自由的敲着代码,晚上做到烧烤摊的旁边大声的说着 笑话、喝着啤酒

突然的,我又意识到我又在yy了,回到现实吧。 此刻我正坐北京某个区的某个写字楼的十二层,十二一直是我喜欢的数字,我可以把任何东西跟 六 和十二联 系起来,因为我就是喜欢六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六月出生的 而且那年是瑞年有两个六月 好吧 我知道我又扯远了 继续 我们的办公区域刚好是一个面南朝北的一个分布,我刚好做到最后一排,靠墙 而坐,所以地理位置很隐蔽,我可以随意的做着和工作相关、不相关的事情。

那我现在在干吗呢?我一边和前公司的测试经理聊着北京的生活,一边和老朋友探讨下对做的某个产品的看法 ,偶尔的偷偷的抬起头看看领导在干什么,有木有注意到有一个这么不干活的我,电脑桌面上开着一个公司的 项目设计文档,以备当突然有人走过了的时候 装模作样的看它几眼 好吧,我知道自己是一个不称职的程序猿 ,但现在对公司的文档实在是不感冒了,因为我已经把它看了半个多月了,感觉都成老情人了。

好吧,那就说说我来到这儿的故事。。。


为什么叫“六月的码农”?因为这个帖子很有可能会搞到六月,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觉得程序员的生活就像六月的天气火辣辣的,我也喜欢六。。。 这堆东西主要会描述,本人从某个城市来到北京的求职工作经历,与同行共勉,欢迎劳资们呸饭:)

继续跑题

来北京也有一个月了,感觉我好像就没看见过北京的天空,整天的都在这钢筋水泥的笼子里面跑来跑去;于是我常常在想,难道这就是我们程序员的生活? 睡觉、吃饭、看代码、敲代码。。。 也许会说,来北京是为了赚钱,更高级一点说,是为了发展。但是为此代价是什么?得了什么?失去什么?

好像程序员是一个超级爱自嘲的群体,看了无数类似的笑话,这里就举列举一二:《泰途》刚热播出来的时候,微博上一直流传着一张图片,第一张是王宝强,那种傻逼的笑脸,下面配了一行字:没有女朋友吧?第二张图也是宝强兄得意的样子,下面了也配了一句话:那就 new 一个吧;有一个女孩给一个程序员打电话说,我的电脑坏了,你来帮我修理一下吧!程序员过去好一会没有搞出来。女孩:天气这么热,要不咱换点别的运动吧!程序员立马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伤害,埋头一直苦干了下去。。。。

程序员在外行的眼中好像总是一个神奇的行业:过年回家表姐带姐夫来我家,然后表姐给姐夫介绍的时候就说,我弟就是传说中的IT男,于是表姐夫开始问了: 程序的工资很高吧? 其实低的很。。 你们是不是天天都加班到10点以后,经常动不动就搞通宵? 看情况吧。。。。 程序员是不是工作都压力大的很? 。。。 听说有个互联网公司的经理在女厕所偷怕被发现了,直接跪在地上。。。 。。。。 听说有两个男程序员关系特别好,而且都找不到女朋友,后来。。。后来他们在一起了。。 靠。。。。

我想说,其实程序员他妈也是人,也会幻想能偶遇到一个漂亮的妹子;也会半夜被一泡尿憋醒,也会在尿完接着睡;也会在看仓老师的动作片的时候嘴里叼上一根烟。。。。

最后引用我特别喜欢的一句话: “我喜欢程序员,他们单纯、固执、容易体会到成就感;面对压力,能够挑灯夜战不眠不休;面对困难,能够迎难而上挑战自我。他们也会感到困惑与傍徨,但每个程序员的心中都有一个比尔盖茨或是乔布斯的梦想“用智慧开创属于自己的事业”。我想说的是,其实我是一个程序员”

大学篇

故事才刚刚开始。。。

我始终认为,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 或长或短 或丰富或简单 或深刻或肤浅,可能只有亲身经历人才会明白,故事背后的故事。

我是一个特别爱听故事的人,也是一个非常乐于分享故事人,看着别人的故事 想着自己的故事。如果说人生就是一个大大的故事话,那么我的就业记就是一个小小的故事。

如果您恰好在看我的这个故事,我想说,我也非常乐意的听到你的故事。。。

可能每个人对每个故事的感触点不一样,所以有些人看了会觉得索然无味,犹如吃了大便班的难受,便也说出了大便般的话,我只能说,耽搁您的时间了,我可以理解。如果您觉得我的故事对您有那么一点点的触动,那么我便非常的欣慰,我写的这些东西至少有那么一点点的价值。

好了,进入主题

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,听到有人说,我们这个专业大四的那些学生找不到工作,我想这他妈都一群烂傻逼,肯定都是能力不行,或者大学过的太过扯淡。直到自己大四的时候才明白,

扯淡的是我们。 在此我不在恶心的评价大学教育形而上学的东西了,我只是知道大四的时候,我们都迷茫的成了一片海。以至于我的简历中,职位申请这样写道:计算机类、销售类、助理类。。。。

刚出来找工作的时候我一直在想,我想干的是什么工作?在往返招聘会一个月后,我就一直在想我能干什么?

我记得毕业的那年冬天,我几乎住遍了我们那里的省会城市东、南、西、北郊区的所有的小旅馆,因为那时候我们没有钱,只是找那种特别便宜的小旅馆,北方的冬天,最冷的时候电热毯开到最高温,我和一个朋友,我们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床上来取暖,仍然冻的睡不着;也有一次到了晚上十点我们仍然还是没找到旅馆,于是做500末班车1个小时后,蹭朋友宿舍。还有一次,朋友实在冷的不行,直接到这边的同学借了一个裤子,于是外面就穿了两个,那个样子实在是滑稽。

在跑招聘会的时候,我也遇到了各种奇葩的事情:

你有女朋友吗? 么(关你他妈屁事) 你们学校是专科,还是本科?你们学校是统招吗 本科,是(要不要科普一下) 然后说,你们的这个学校不适合我们 靠,学校不适合,哥涨见识了 有女同学被问道过 计划什么时候怀孕? 你妹,男朋友还没有)

记得有一家小公司,初面的时候在城南的一个偏僻的小地方,那时候手机上还没有地图导航,我问了无数个路人终于找到地方了,面试完等通知。第二天通知说在城北的公司地点进行复试 直接操了,没去。。 屁大点公司,派头大的不行。

期间在招聘会上面上了一家软件公司,以技术岗位招聘的,去了才发现,全都是搞销售。我发现销售和传销真的没什么区别,每天早上7点上班 ,每个人高喊口号,做操,然后出去发单

要电话号码,对了是弘历软件专门去各种证件交易厅的门口去,看着眼睛冒着光的老太太往里面冲,就知道是老股民。下午回来就各种打电话,各种蛊惑人心的培训 各种团队的小游戏,

到下班就晚上10点了,我看这里面的个个老员工 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,每每到开会的时候 就会说谁谁业绩做了多少多少,下面掌声雷动,但个个都有一双复杂的眼神。。。 为了不到N年后也变成他们这个样子,在一周后我悄悄的回校了。

每每从另外的城市找工作回来的时候,宿舍麻将桌旁总是密密麻麻的挤满了观战的,操场上一对对情侣依然说笑着,闲聊间又听到,谁谁考研上自习又认识了一个妹子,成了。大四了好多人都想赶上恋爱的末班车,于是乎各种自习室其实在考研的时候,还有另一番用途。好像大都不用操心工作的事情,魔兽照样玩着,妹子照样搂着,麻将照样摞着,青春照样挥霍着。但这些总是感觉离自己很远,也许农村来孩子,更能明白大学四年家里对自己有多少期盼,更能明白,生存的不易。

快过年了,我仍然还是没有找到工作。。。

那时候我听说有一个地方叫做深圳,于是在大家寒假都回家的时候,我一个人收拾了点东西,坐了整整32个小时的硬座去了哪里。

没想在那里,发生很多事情。。。。

也由此,让我下定了决心踏入了IT这个行业。。。


下帖会讲,我在深圳的故事。。。

深圳篇 (一)

深圳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由于巨大的优惠关税等,各种的企业、各种的公司、各种工厂或者都不是公司,组织、个人等都是从这里起家;深圳也是浮躁的城市,人们整天忙忙碌碌的埋着头只是赚钱;深圳也是一繁华的大都市,有高高的大楼,两层的道路,南方特有的味道;可能每个人在深圳都会对它有着不同的感觉,不同的故事;但我在深圳所经历,接触的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们,所以我故事里的这个城市是另外的一个摸样。

火车到深圳的时候,是晚上五点,坐一个短途小巴,一个公交,一个摩的后,终于来到了我的目的地,深圳龙岗区比亚迪工厂,等了一个小时候,终于等到了老大淫笑着的脸,跑了过来。(老大是我最好的兄弟,现在算来已经有十来年的友谊了。老大当过兵,进过传销组织,一个人走遍过中国大半个地方,也是一个充满故事的人。我和老大的友情已经到了亲情的那种感觉,这次来深圳其实还有一个目的,我想体验的一下他的生活,因为他的想法我有时候理解不了。 )

在老大那里安顿下来后我就了解了一下进厂的一些情况后,觉得还不是特别遭,就呼叫了小马.(在简单介绍一下小马吧,小马是我大学的同学,家里条件很好,几乎都没有太出去过的他的城市;又一次听说我要来深圳,就非常激动的给我说,他也要去,说实话,我真心不太敢带他,一见我总是深情激动的对我说,走,咱一起创深圳去。我大概知道在深圳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,也提前给说我只是进厂,但这家伙依然憧憬无限。好吧,最后达成约定,我先过来,看一切ok,呼叫他过来。)

在等小马的这段日子我试着去熟悉了一下这个城市,也去所谓的深圳人才大市场,带着不报希望的简历,里面大多数都是场子里面招工的,但也有一些企业还不错。上上下下转了几圈终于看到一家还不错的,就把简历投了过去,我记得那个展位有三个负责招聘的,两男一女,我把简历递给了那个女的

女:你想应聘那个岗位的工作?
我:你们都有什么岗位的职位?
女:我们这里有研发的,技术的,厂子里面的。
我:我想搞研发的。
女:那你搞不了。
我:(咽了一口唾沫) 那我就搞技术吧。
女: 技术你也搞不了。
我:(心想,靠;他妈你耍我)厂子呢。
女:我觉得你可能还没有想好,你回去好好在想想吧。。。
我:。。。。。。。

接下来也投了几份简历,直接就给纸条说,下午XX地方去复试。大多一看就非常的不靠谱,终于有家也还不错,那时候已经快11点了,下午两点半复试。那时候智能机还没那么流行,也没什么导航,等我找到去他们公司的公交的时候,已经快2点了,中间还要倒车,想了想,算了,也没去。

站在公交站牌下面,看着周围的高楼大厦,来来往往的车子,形色匆匆的人们,感觉这座城市和我的距离很远很远。。。

来呢,好像更是遥远的没有形状。

深圳篇(二)—-比亚迪的印象

小马终于来了,又是激动,又是兴奋,高呼着,深圳我来了。看着他兴奋的样子,我却有一些小小的担心。在比亚迪的外面我和小马一人花了一百二十大洋,买了一套被褥,竟然还有枕头,拿到手上没有任何重量,反正深圳的冬天也不会太冷,就这样凑活吧。拿着高中毕业证,在比亚迪的厂子外面排着长长的队伍,去面试进厂,在临近过年的那段日子,平均下来,厂子一天要招聘500人左右。

记着记忆比较深刻,在体检的时候,检车纹身的那个家伙是个男的,需要大家把外面的衣服都脱了。轮到了一些女生的时候,有几个女生特别的不愿意,那个检车家伙说,我一天要检查几百号人呢,什么没有见过,快点。最后迫于生活的压力,女生们也都脱了。完了之后就是培训,到了安全的那块的时候,保安大队长就讲了各种死人的事件,还有就是谁谁偷厂子里面东西,和外面的一些人有勾结,最后怎么咋么样了,再就是各种的吹牛,说自己白黑都有朋友,你只要听话,在厂子里面出了事情,就找他,他来搞定,如果不听话的话,如何。。。 最后感觉她妈的这是一个厂子吗,像是一个黑社会。。

很不幸,最终我和小马并没有分到了同一个车间,更别提宿舍了,小马被分到了流线线上,应该是做手机电池那块什么东西,就是整体用个工具给电池上面装配一件东西。我呢,很苦逼被分到了,比较重的一个车间,纸箱车间。可能你们会觉得烂怂纸箱有什么苦的,那是你们不知道这些大箱子是如何生产出来的,我被分到了XX号宿舍楼,小马离我很远。

进厂的时候,每人给发了两身工服,和一本厚厚的员工手册,估计没几个人真正看过。厂里面的工服,领子分了三种颜色,一种是我们这种蓝领工服,单表蓝领技工吧,其实就是最基层的打工仔,第二种颜色,是红领,代表了质检。专门那着尺子,各种仪器,整天在厂子里面转悠,随时的去查看你做的产品是否合格,谁知道是真的检查还是瞎转悠,反正那时候我们是羡慕嫉妒恨的,一天到处转转多爽。第三种颜色是白领,大多是一些管理人员。

厂区环境应该还算是不错的,绿树什么的都有,也还有篮球场,刚来的时候我和小马特别的兴奋,每到下班就去打打篮球什么的,没想到过了三天就实在是不行了,没力气折腾了。厂区的里面停了各种比亚迪的汽车,听说厂子里面员工买比亚迪的车都会有内部价,那时候的比亚迪正处于和富士康恶斗的时期,有时候富士康整整的一个车间的人都会被比亚迪高价挖了过来,为了接诺基亚,摩托诺拉的单子等。但听说还是制造工艺不行,废品率太高,很多生产的东西都报废了,有的单子甚至是在赔线,也都低价接过来做,为了抢占富士康的市场,但最终还是和富士康差的太远。

厂区西南边就比较荒山了,在一个小山坡下面,我和小马刚来那几天就在那小山丘上转悠,发现很多卫生纸,XXX等东西,浮想联翩。南边是一个小村子,有很多的小旅馆,台球厅,网吧等,每每到放假的时候,这里面旅馆统统的都爆满。记忆比较深的一个小老板,因为在老大的房子的附近经常去,老板有四个台球桌吧,六台电脑,是按时间计费的,还有一排大概七八个电话机,电话一分钟1毛五,随便还买一些常用的零食香烟,哈哈,很小的一个店,能有的却也几乎都有了。老板是汉南人吧,我那时候是他哪里的常客,打电话了,台球了,什么的也都搞,一来二去和老板也熟了,后来很常常给点小优惠什么的。

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次在下班之后(去老大那里住),会从一家超市门口经过,门口有一块小小的广场,但晚上下班的时候,商家会把大大的音箱搬到外面,然后免费的组织教大家跳舞,以此来吸引人气。每次从哪里经过我都要在哪里站上一会,伴着聚类动感的音乐,空气中飘着五颜六色弥红灯,大家尽情的在那里扭着唱着,发泄着、笑着。也许在这里才会看到他们真正的笑脸,商家不时的鼓励着旁边的人们加入他们,队伍会越来越大,每每都鼓起勇想向加入他们,但最终没有。只是看着他们的欢快劲就已经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快乐。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ps:很抱歉最近工作很忙,没有很及时的更新,但我会尽量保持一周最少更新一贴吧。。。


后来就没有后来了,没有继续写下去,看以后如果有合适的机缘,但愿我能把它写完